你好,欢迎来到四川五月花律师事务所!
四川五月花律师事务所五月花四川律师四川律师事务所泸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泸州市律师法律顾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资讯 >> 电子报刊

八千里路云和月——记川外日语系82级30 年同学会 - 刘先赋

文章来源:四川五月花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7/12/15 10:53:38  

桂花树下洒落的花瓣已经清扫,但是枝叶之间仍然有隐隐的馨香。十年前在上海,东华提议召集了一个川外日语系82级二十年的同学会,宫本老师,罗莹和黄帆也远从日本赶来,同学相聚的那时那景依然眼前。记得我当时建议十年以后,我们再聚一堂,到泸州来开三十年的同学会,这就是十年的期许,今朝老师和同学们在泸州的相聚。今天,老师和同学们午饭后离开了泸州,心情也就从兴奋、怀旧中慢慢平静下来,心里萦绕着“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诗句,总觉得该为这次同学会、为自己写点什么。

我是82年考到四川外语学院日语系的,说到学日语,其实此前对此一无所知,只是觉得,看日文书中那些单词多有汉字,觉得中国人学日语方便,于是就选学了日语,毕业讫今已经三十四年了。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短暂。听着老同学不变的口音,看着老同学相同的性格,才细看时光在脸上或多或少留下的痕迹,感慨过去的日子永不再来,而到会的姚老师,毛老师,晋老师,穆老师,群老师依旧显得爽朗、有活力,似乎老师未老,而学生倒老了。为了这次同学会,夏夜、克明、唐立以及远在日本的东华同学热心筹划,同学之间反复联系,最终促成了这次川外82级日语系三十年同学会的如期举行。10月1日,大家齐聚歌乐山下,师徒把盏,开坛豪饮,第二天我开眼醒来,安卧床上,甚至不记得如何醉归。 10月2日上午,在留校工作的夏夜引导下,我们参观了川外的新校区,虽然是全新的面貌,气派的大楼,但是完全不是故园重游的感觉,穿过林间小道,走下山来,来到老教学楼前面,三十年前的往事,三十年前的情怀,三十年前的感动,奔涌而至。记得有一次在日语系小办公楼,老师喊开会,我先到了,一个人望着春天的歌乐山上飘飞的风筝发呆,我在想多年以后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一份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未来呢?当时,也是只能发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今天的自己,会是今天这样的生活。当年教学楼前色彩斑斓的壁画也显得有些颜色发暗,当年我们班就是壁画前的台阶上照过一张集体像,极清晰地记得自己脸向着左面,没有望向镜头,但是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在按下快门的一刹那,我没有望向镜头,而是看向了左面,我在看什么呢,是今天的自己吗?这次回母校,我们又在那里照了一张集体照,之后还上了教学楼,看了当年的教室,回到当年的座位,举手,要求发言!我们在或者不在,歌乐山依然在那里,青山不老,而我已经开始有些老花了,默默地,缓缓地走在教室旁的走廊里,有眼泪要掉下来的感觉。我生寒门,只读过两年书的父亲在80年去世了,而母亲不识字,但是不识字的母亲教会了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比如“会怪怪自己,不会怪怪人家”之类的道理。父亲去世以后,家事艰难,在高中假期,别的同学走亲戚、去旅游,而我起早贪黑挑泥巴,抬矿石,打工以补贴家用,其实当时考大学并不清楚为什么而学,只是直觉命运苦难,读书就是想努力摆脱这种苦难的命运,记得在蚊帐顶上别上一张灯火辉煌的重庆夜景明信片,每当早晨贪睡不想起床的时候,睁开眼睛给自己说:“起床了,你不想到重庆读大学啊!”当年我就是抱着这样的梦想,就是这样的努力,去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功夫不负有心人,才有了与今天的同学们同堂学习的幸运。当年读书大学包分配,考上大学就等于有了稳定的工作。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意外,可能我也就是一个外语工作者了,虽然经历了些苦难,但是让我对法律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想要弄明白什么是法律,法律之于人命运的作用,强烈地想成为一个法律工作者,于是就开始了三十年学法律、用法律的里程,从一个对法律一无所知的人,行业上成为是全国优秀律师,专业上成为一级律师,成为了一个老法律人。就头两天,为一个人无罪辩护成功,那一面锦旗之上的正义就是我的梦想。

昨天上午,老师和同学们游历了泸州张坝4、5千亩的湖广填四川时期栽种的桂圆林,让大家惊叹不已,虽是秋天,阳光依旧炽热,但是在桂圆老树的绿荫之下,大家说说笑笑地摘桂圆,边聊边吃,边笑边说,真的有份难得的轻松,难得的相逢之后的喜庆,姚老师与王克明的“斗嘴”妙趣横生,俨然一场没有排练的脱口秀,性格开朗的克明,按群老师的说法,是笑得个弯腰驼背!下午游览分水古镇,分水有两个看点,一是油纸伞,二是樟树王。油纸伞的制作工艺在分水得到了传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一袭旗袍,一柄油纸伞,本来是烟雨朦胧中的江南印象,而在川南此地,却有这缤纷纸伞,很让江浙人的姚老师惊讶,而那棵数人方能合抱的大樟树,历经千年风雨,千秋岁月,看到多少游戏小童变成白发老翁,如落叶入泥。扶树仰望,冠盖如云,大树有灵,见证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无言的大树,以千年的生命,震撼了太多自以为无所不知的人,让人生渺小之感,生敬畏之心。由于时间尚早,还去了尧坝古镇。在古牌坊之下,我们拉起川外82级三十年同学会的横幅,合影留念,古镇民居,人流熙熙攘攘,木柱泥墙,上覆青瓦,一条石板铺就的路面,已被岁月磨得光滑平整。尧坝镇内有一香火庙宇,善男信女络绎不绝,老师同学中也有焚香祈祷,为家人祈福。今天上午,作为本次行程的最后安排,老师和同学们参观了泸州老窖的1573窖池,1573年开挖的窖池,沿用至今。数百年的老窖窖池,成就了名满天下的泸州老窖名酒,原度老酒也有品尝,入口香溢唇齿,暖流入喉入胸,川外日语系82级三十年同学会的泸州之行,在甘冽醇厚的酒香之中圆满结束。

送别师友,心中无限感慨,相识相逢的时候,我们学生不满二十岁,老师也不满三十岁。想起自己的年少轻狂,自己的不好,甚至对人的伤害,真的深感歉意,想起老师和同学们,尤其是已永远离开我们的四川外语学院刘祖德老书记对自己的帮助,深深地感谢。在年过半百的时候,我不再说原谅,因为我早已原谅了伤害过我的人;相反,自己的不好,甚至对人的伤害,我必须再次请求原谅。所有的苦难,成就我的人生,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要感谢命运。相逢就是缘分,我们在万千的人群中,有幸成为师友,就是那千年的缘分。今天离别的时候,罗老师讲,这是她一生过得最快乐的国庆节,其实这也是我一生最重要的篇章,结束了过去,开启了未来。这次聚会,见到了三十年没有见到庆忠,同样三十年没有见到的周敏,远在美利坚,还记得她时不时扶一下眼镜的样子。周敏,我们是见证过你年轻靓丽的老同学,期待下一个十年,川外日语系82级四十年的同学会,你一定要来!同学们,邀上我们的老师,我们所有的同学一定要再相聚,如果有可能,我们的同学会,就搞“轮游”吧,在那四周无边的大海之上,头上是满天灿烂的星光,一群都是年逾花甲的师友,共叙缘起公元1982年的年少轻狂,共叙岁月的情怀沧桑,而今天的此时此景,又成了可以慢慢聊的往年旧事,那时的华发,又美丽成一道新的风景。